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专题 > 平度日报 > 平度日报四版

5月18号4版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20-05-18【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史海钩沉

    宋代莱州胶水蔡延庆题记石刻考证

    ● 戴德寿 

    北宋时期的京东东路莱州胶水县,即今的山东省平度市。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河南洛阳人蔡绾任胶水县令,“牧九年,为政宽和,不事刑威,爱戴庶民,卒于官,百姓号呼留葬于邑,子孙遂家焉。”据现存平度旧志书载,蔡氏“三代故胶水”。若将蔡绾作为宋代莱州胶水蔡氏家族第一代,则一代蔡绾、二代蔡邻、三代蔡梦臣卒后,皆葬于平度,其墓址遗迹犹存。而三代蔡梦臣之弟蔡元卿,治学而不仕,侨居淄川郡北郊(山东淄川市),靠十几顷田地生活,以贫为乐,卒后葬于当地,后迁葬于益都(今山东青州)。而四代蔡齐,他科举状元,官拜宰相,政绩彪炳,是北宋政坛上较为著名的历史人物。元修《宋史》为蔡齐及侄子蔡延庆立了大传。

    蔡延庆,字仲远,蔡齐之弟蔡褒之子,于天圣七年(1029)生于莱州胶水(今山东平度)。蔡齐长子蔡延年早卒后,出继为蔡齐嗣子。蔡齐遗腹子蔡延嗣出生长大后,于熙宁二年(1069)归其本宗。蔡延庆于仁宗嘉祐年间中进士第,通判明州。熙宁二年(1069),任开封府推官,知河中府,直舍人院、判流内铨。熙宁六年(1073),拜天章阁待制、秦凤路都转运使。元丰二年(1079),为泾源路经略安抚使,以应办熙河军需功,进龙图阁直学士。元祐元年(1087)为龙图阁直学士、朝议大夫、充定州路安抚使、知定州。后拜翰林学士,入朝为工部、吏部侍郎。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吏部侍郎任上,享年六十二岁。

    蔡延庆葬前,范仲淹之子范纯仁为其撰写了“祭蔡仲远侍郎文”。蔡延庆因生前家庭积蓄不余,生活拮据,卒后葬礼困难,当朝名臣范祖禹上奏了“乞优恤蔡延庆家劄子”,奏云:(蔡延庆)先出继伯父故参知政事齐(蔡齐),既而归宗,尽推财产,以与齐子(延嗣)。赡给族人无所吝惜,身殁之日,家计索然,今将归葬颍昌府阳翟县,聚族众多,并无居止,伏望圣慈,特依近例,优赐赙赠,及下颍昌府,应副葬事,并差蔡河人、船津送灵柩。宋哲宗即赐钱三十万,由官府备办葬礼。

    据《范太史集》卷三十九中,范祖禹为蔡延庆夫人撰写的“梁国郡君王氏墓志铭”知,蔡延庆有子六人:惇、怿,皆承奉郎;恽、恪皆右承务郎;悰、恂早世。其四子皆孝谨好学,能世其家。女二人:长,适和州防御推官前国子监直讲沈铢;次,适右通直郎提举三门白波辇运文永世。孙二人:兴孝、兴宗,并假承务郎。孙女三人,皆幼。蔡延庆学识渊博,平素简朴寡言,遇事能辨是非,所至之处皆有惠政。

    目前所知《全宋文》中收有蔡延庆奏议、谏言十五篇。而在任职地域留有多处题记石刻,目前所知蔡延庆在济南长清灵岩寺有“送详禅师往灵岩”题刻诗一首,在主要任职地留有题记石刻9处。另,20世纪60年代,在山东蓬莱解宋营镇解宋营村,出土了由蔡延庆为宋仁宗天圣年间进士、拜工部侍郎解宾王撰写的墓志铭(现藏于蓬莱博物馆)。这些题记石刻弥足珍贵,可补史缺。而大多题记石刻确为蔡延庆亲自所书,我们从中可欣赏到900多年前自称“东莱人”的乡贤“墨迹”。今笔者将这些题记石刻的地点、刻石年代、刻石内容、资料来源考证列表如下,同时附上部分照片、书影、拓片,分享于读者,亦恭请读者批评指正。□民间传说

    巧女张李园街道有个名字怪的村庄,叫巧女张。说起来,这里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

    唐朝末年,这个村还叫张家庄,庄东有条通往莱州府的大道。一户张姓人家在道旁开了一个饭店。一天,赵匡胤率部队由此路过,进店歇脚吃饭,张婆问他想吃什么,赵说吃饺子。于是,张婆便命闺女包,先包了菱角大小的四十个小饺子,又做了十张小饼,每张小饼包进四个小饺子,共是十个。煮熟后张婆端上,赵见不悦,说:“这么大的饺子怎么吃?”张婆不语,至前拿起筷子一搅,十个大饺子随即变成了四十个小饺子。赵见大喜,问这饺子是何人所包。张婆说是闺女包的。赵说:“真是个巧女啊!待我有朝一日坐上皇帝,一定封她做正宫。”后来,赵匡胤果真当上皇帝,想起胶东地带有个巧女,便派官差到店送旨,招巧女到朝坐正宫。巧女的嫂子慌慌忙忙跑进后院对巧女说:“妹妹,不好了!那年在咱店吃饭的那个红脸大汉派人抢你来了。”巧女听后不知怎么回事,吓得魂不附体,于是便悬梁自尽了。

    赵匡胤获知巧女之死,心情十分不悦,连声说:“可惜,可惜!”事后为纪念皇帝封的张家巧女,建立了巧女庙一座,又将张家庄改为“巧女张家。”后习惯称为巧女张至今。

              (搜集整理:李盛章 刘书位)

     

     

    □人在平度

    童年的红石榴

    ●陈希瑞  在儿时的记忆里,在老屋的西间窗下,有一棵火红的石榴树。紧贴墙根儿,还有几棵金黄的向日葵。如果是盛夏,我常常在那里驻足,久久地观望,看着火红的石榴花和金黄的向日葵花交相辉映,我陶醉万分。

    一到春天,石榴树那干枯的枝条开始微微泛青,探头探脑显出几片嫩叶。一场春雨一场暖。伴随着几场春雨的降临,叶子渐渐变得油亮,花苞在绿叶的陪衬下挂满枝头。忽如一夜春风来,石榴花红遍枝头。那火红的石榴花,一朵朵娇艳欲滴,蓬蓬勃勃,饱满而热情,任凭风雨的吹打,依然笑口常开。

    渐渐地,随着花儿的凋谢,那玛瑙似的小石榴一天天膨胀起来,火热的夏天如火如荼。

    转眼到了秋天,小石榴眼看着变成大石榴,喜人的果实压弯了枝头。我们几个姐弟来到树下,一群花喜鹊似的,叽叽喳喳,欣赏着,评判着。不知哪个调皮的,笑嘻嘻伸手托起一个大石榴,似乎要减轻一点石榴树的压力。不知哪个嘴馋的,张口提出要摘一个尝尝鲜。母亲赶过来说,石榴树枝很结实,结再多的石榴,也不会压断。再说,石榴还不到火候,吃了会酸倒牙,不能摘!

    直到深秋时节,满树的石榴,一个个绽开了笑颜,笑得合不拢嘴。那一颗颗饱满的籽粒,在阳光的照射下,红宝石般晶莹剔透,真让人欢喜不尽。此时,父亲会踏着凳子,一个个小心地摘下来,递给树下的母亲或祖母。我们姐弟几个一人一个,小心地一粒一粒送进嘴里,轻轻一咬,那汁水,甜透了心窝!  

    看着我们吃着石榴,父亲说,看见了吗?石榴凝聚力很强,瞧瞧那籽粒,一颗颗密密匝匝,抱成团儿,才会形成一股甘甜的滋味儿。父亲又说,其实做人也是一样的道理啊!我们小小孩子,只顾享受嘴边的美味儿,哪管什么大道理?一旁的祖母说,树大自然直,等孩子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母亲说,后街上马老六,三个儿子三房儿媳,死前没听说打仗闹火闹矛盾,死后更没听说为家产起纷争。说来居家过日子,和和美美就是好,过日子有劲头、有奔头……“大道理”没听完,我们早疯跑的没了影儿。

    采摘下的石榴,母亲还分给周围的邻居。他们感激地说:“他婶子,你家孩子多,还惦记着我们。”母亲说:“没什么,大家都尝尝。”其实,人家也不是白吃我们家的石榴,隔些时日,人家会送来几根黄瓜、几个茄子或一把大葱之类,以示谢意。母亲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同样说一些感激不尽的话,大家相处融洽,其乐融融。  

    忘不了那次,祖母挎上竹篮,带上石榴,带我去兰底街卖石榴。五里地,太阳一竿子高起程,不用两杆子高就能赶到。等祖母歇下来,就有个好看的大姐姐过来问,石榴多少钱一个?祖母答,大的五分,小的二分。大姐姐笑吟吟地递给祖母一枚五分硬币,石榴还放在鼻边嗅个没完。我望着大姐姐的背影,心想,石榴的味道,一定很好吧,不然,大姐姐为啥嗅个没完呢。

    等来等去,也不见石榴卖出去多少。看看晌天了,我肚子饿了,祖母看我一眼,说:“走,上河南你大娘家去吃饭!”

    按照辈分,表大爷与父亲是姑舅表亲,家住河南村,与兰底街仅一河之隔。我自小怯生,本不想去,可肚子饿得不行,只好硬着头皮,跟着祖母,来到河南大娘家。大娘很高兴地招呼着我们,一边给我抓糖果吃,一边吩咐表姐赶快到兰底街上买回韭菜,一齐动手包饺子。落地大钟表“哒哒”地跑着,大人们随意地扯着闲话,锅里冒着热气,老母鸡咕咕地叫着,氤氲着醉人的气息。可我想回家,不想在这里再待下去。

    待吃完饺子,祖母本想多玩一会儿,我却不干了,嚷着、哭着要走。大娘摆弄着落地大钟表哄我、劝我,也非要走。祖母就笑骂,小鳖羔子,吃饱了肚子,就要走啊!见祖母不肯动身,我气鼓鼓地独自上了路。

    等祖母气喘吁吁赶上我,我仍然不理不睬祖母。祖母打开竹篮,我一看,石榴不见了,全都换成白面馒头,这才说,祖母会变戏法儿呀!祖母笑着说,我哪会什么戏法?还不是你大娘舍不得吃带给咱们的!我像张开嘴的石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