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专题 > 平度日报 > 平度日报四版

5月12日4版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20-05-12【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小餐桌 大文明

    【编者按】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为了把俭以养德、俭以养性、俭以养身、餐桌文明礼仪的理念变成广大市民的自觉行动,今天本报编撰一组文明餐桌的稿件,希望广大市民自觉做到传承“礼仪之邦”的美德,共同参加到文明餐桌行动中来,为新时代文明实践增添靓丽的色彩。

     

     

    □人在平度

    让“公筷公勺”

    成为市民文明饮食习惯

    ●于伟伟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好转,我市餐饮企业陆续开工复业,一大批餐饮名店均已开始堂食服务。一些餐饮企业实行“分餐制”及公筷公勺制,受到了消费者的普遍好评。

    中国人喜欢围桌聚餐、同盘而食,这种进餐方式不仅可以分享美食,也能营造出热闹的氛围。其实,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分餐制的国家,围桌聚餐、同盘而食的饮食习惯,只有一千年的历史。据考证,最早使用公筷、公勺的是宋高宗赵构。明代田汝成的《西湖游览志馀》中记载,宋高宗吃饭之前“择取欲食者以别箸取置一器中,食之必尽。”“饭则以别匙减而后食。”这里所说的“别箸”和“别匙”就是古代的“公筷”和“公勺”。

    疫情之后,我们面临着很多改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就餐方式的改变。对于目前餐饮店实行的“分餐制”及公筷公勺制,对很多消费者来说,这可能是一个需要长期适应的过程。

    一方面,餐饮经营服务单位要根据用餐人数、菜品数量配备相应的公筷公勺,全面提供一菜一公筷或一公勺,主动引导用餐宾客使用公筷公勺,有条件的餐厅和酒店可创新推出可分餐的中式菜品、菜碟和餐具等。不具备分餐条件的餐饮企业应积极推行公勺公筷、双勺双筷制,配齐公勺公筷。

    另一方面,全民生活方式的改变既需要民众自身的有意识努力,也需要政府部门的有力有效地引导。加大宣传力度,引导群众使用公筷公勺。推行分餐制是循序渐进的过程,首先要对传统合餐制可能带来的健康风险有清晰的认识。不使用公筷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什么样的疾病可能“从口入”?懂得了这些道理,消费者就不单单是在公共场所,在餐馆里,在家里也会养成自己吃饭用自己碗筷的习惯。

    为了我们的长期健康安全,我们必须改变沿袭多年却并不健康和科学的餐饮方式,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希望“分餐制”和公筷公勺制在疫情过后不要成为历史,而是成为市民自觉的文明饮食习惯,成为一种新的主流餐饮方式。

     

     

    □诗歌天地

    时光老人还在说

    ●王海华

    涓涓细流汇成大海

    积少成多

    成于俭 败于奢

    时间飞越千年

    听听时光老人

    坐在渡口

    吟诵着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中华传统俭以养德

    文明是一个民族高度的标志

    文明无小事

    餐桌文明在你在我

    拒绝一次性筷子

    森林是我们的自然氧吧

    不让天然卫士偷偷哭泣

    用爱的目光抚摸一下狂欢的走兽、翱翔的百灵

    地球村里的邻居

    和谐生长

    品品绿色菜香

    五谷味道

    听听盘中玉米馍馍说

    带我回家

    不要让我孤单寂寞

    听听白瓷大碗

    青花小碟窃窃私语

    让我洁净如初

    轻松自如

    文明餐桌

    妈妈要用行动说

    文明餐桌

    爸爸要助力妈妈说

    明天的花朵

    对着世界大声说

    文明餐桌

    文明在中国

     

    □谈古论今

    我国古今的餐饮礼仪古代

    餐饮礼仪问题可谓源远流长。据文献记载可知,至少在周代,饮食礼仪已形成一套相当完善的制度,特别是经曾任鲁国祭酒的孔子的称赞推崇而成为历朝历代表现大国之貌、礼仪之邦、文明之所的重要方面。作为汉族传统的古代宴饮礼仪,自有一套程序:主人折柬相邀,临时迎客于门外。宾客到时,互致问候,引入客厅小坐,敬以茶点。客齐后导客入席,以左为上,视为首席,相对首座为二座,首座之下为三座,二座之下为四座。客人坐定,由主人敬酒让菜,客人以礼相谢。席间斟酒上菜也有一定的讲究:应先敬长者和主宾,最后才是主人。宴饮结束,引导客人入客厅小坐,上茶,直到辞别。这种传统宴饮礼仪在我国大部分地区保留完整,如山东、香港及台湾,许多影视作品中多有体现。清代受西餐传入的影响,一些西餐礼仪也被引进。如分菜、上汤、进酒等方式也因合理卫生的食法被引入中餐礼仪中。中西餐饮食文化的交流,使得餐饮礼仪更加科学合理。

    现代

    现代较为流行的中餐宴饮礼仪是在继续传统与参考国外礼仪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其座次借西方宴会以右为上的法则,第一主宾就坐于主人右侧,第二主宾在主人左侧或第一主宾右侧,变通处理,斟酒上菜由宾客右侧进行,先主宾,后主人,先女宾,后男宾。酒斟八分,不可过满。上菜顺序依然保持传统,先冷后热。热菜应从主宾对面席位的左侧上;上单份菜或配菜席点和小吃先宾后主,上全鸡、全鸭、全鱼等整形菜,不能头尾朝向正主位。这些程序不仅可以使整个宴饮过程和谐有序,更使主客身份和情感得以体现和交流。因此,餐桌之上的礼仪可使宴饮活动圆满周全,使主客双方的修养得到全面展示。

       (宝鸡文明网)

     

     

     

     □读后感

    潜藏在五谷中的文明

    ——读《五谷史话》有感

    ●刘英团

    “谷,百谷之总名。从禾,谷声”(许慎《说文解字》)。“五谷”最早记录,见于《论语》。《孟子·滕文公上》:“树艺五谷,五谷熟而民人育。”在人类诞生的头两百万年历史中,我们的祖先仅仅依靠打猎、捕鱼和采摘野生植物的块茎、根叶、果实等为生。农业——在住所附近“无意”抛撒、丢弃一些储藏的食物(如籽粒类、根茎状等果实)而“不经意”长出正是人类生活所需的植物,并逐步发展为把这些可供食用的野生植物进行有意识地人工种植——这种从狩猎采摘到有目的性、有意识性的种植行为转变创造了农业文明和人类文明。溯本求源,《五谷史话》研究的就是各种主要农作物起源、传入、扩散之史。在已故农史学家万国鼎老先生的笔下,每一种被人类驯化与传播的谷物都如同一段传奇。我想,如果《五谷史话》讲述的不是作物而是一群人,他们的故事一定跌宕起伏,他们的经历一定波澜壮阔。

    “五谷六仞”(《楚辞·大招》),所指不一。万国鼎先生认为,“五谷”谓之“稻、黍、稷、麦、菽、麻”这些作物,或者“这六种作物中的五种”。这不是杜撰猜测,而是爬梳《诗经》《书经》《周礼》《论语》《孟子》《楚辞》《素问》《史记》《吕氏春秋》等文史典籍得出的结论。文献表明,古今许多发明创造和农耕知识(经验)都直接或间接来自于“五谷”的种植和加工。美国人类学教授尤金·N·安德森(E.N.Anderson)在《中国食物的起源》中感叹,中国动植物资源丰富,可选择食物多,从而养育了众多人口。而我国学者聂文涛却认为,选择谷物是古代贵族倡导的一种生活方式。“随着社会经济和农业生产的发展,五谷的概念在不断的演变着,现在所谓五谷……泛指粮食作物罢了。”正如万国鼎先生所言,文明进程中的“五谷”是我们打开农业文明、人类文明演进之门的钥匙。稻、黍、稷、麦、菽、麻等农作物不仅让我们了解先民们吃什么、穿什么,甚至能从中解读出某些文明兴衰的密码。

    古有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饿死于首阳山。“君惠徼福于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愿也”(《左传》),《周礼》有“(司稼)巡邦野之稼,而辨穜稑之种,周知其名,与其所宜地以为法……巡野观稼,以年之上下出敛法”的记载,这大概就是作物育种的肇始。《齐民要术》还根据品种熟期长短、植株高矮及抗旱、抗虫和其他相关性状的分析比较,并一一标明86种谷物是否“味美”“易舂”。《氾胜之书》是“中国古代四大农书”之一,其对禾、黍、麦、稻、稗、豆、麻、瓠、枲、瓜、芋、桑的栽培技术的记载较为详细,尤其是麦:“凡田有六道,麦为首种。”并赞曰:“种麦得时无不善。”儒家经典《春秋》“谷不书,至于禾麦不成则书之”,在《五谷史话》中,万国鼎先生不仅挖掘了“五谷”的源起,还探究了“五谷”对人类的贡献和丰富的历史内涵。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硕鼠硕鼠,无食我麦……硕鼠硕鼠,无食我苗……”(《诗经·国风·魏风·硕鼠》),“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诗经·国风·王风·黍离》),这些千古名句反应了“五谷”的重要性,故而我们现在还往往统称粮食为“五谷”,区别在于现在栽培粮食作物的种类及其相互间的比重,已经和古代大不同了。《五谷史话》除了对谷作技术与生产经验做了必要的考辨性分析之外,还对相关文献做了广泛的搜罗集锦,并深刻地揭示了“五谷”在传统农业及人类文明发展史中的深刻印记。从河北省武安市磁山遗址出土的粟黍灰化物进行鉴定结果看,“中国的原始农业起源和两河流域创造的农业文明同等重要。)”

    “述往事,思来者。”小小的“五谷”,潜藏着中华文明发展进程。“五谷”耐旱、耐瘠、耐贮存的生物学特性,多像烙刻在我们精神世界中那坚韧不拔的品质。《五谷史话》谈谷说史,又拓展了广度、延伸了深度,体现了“专家写小册子”的特色。《五谷史话》始自“五谷的起源”、“古代五谷相互间的比重”等,继述《中国种稻小史》《中国种麦小史》《中国种谷子小史》《中国种甘薯小史》《中国种玉米小史》及《花生史话》《中国古今粮食作物的变化及其影响》,挂笔于《申论稷是谷子——并答胡锡文先生》《陈旉农书》《区田法研究》,仅从篇目看,即可窥知万国鼎老先生的深厚学识。读之,更是妙趣横生,既没想象中学术专著那么枯涩难读,也无述古溺古、恋古忘今之学术积弊,是真正做到了“通古鉴今”“古今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