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专题 -- 今日平度 -- 今日平度四版
 
6月14日4版
【来源:平度政务网】 【发布日期:2019-06-14】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
 

 

父亲那块表●王乃飞
  父亲那个年代,手腕子上能戴块表,便是相当体面的事了,那是身份的象征。
  父亲年轻时也有一块表,是他用两个月的工资买的。
  父亲戴上表的那一年,我还不记事,可就在那一年,我得了小儿麻痹症,那场病差点就送了我的命。父亲背着我到处求医,住在医院的大医院里,才把我从死亡线上拖了回来。
  在我病情最厉害的时候,昏迷不醒,可父亲拿来的钱却都花光了。回家筹钱已来不及,他在走廊里着急地转来转去,还时不时地看看表,时间向前走着,可他却没想出办法来。最后,他想出了个办法——表。现在他身上唯一值钱的,就是那块表了。
  父亲当时毅然把那块表从手腕上撸下来,他在走廊里看到有来回走过的人,就拿出那块表来,凑上前去说:“大哥,你要表吗?我小孩在医院里,没钱了。”
  行人定会停住脚步,看看那块表,表是块好表,再问:“你要卖多少钱?”
  父亲说:“五十块钱怎么样?”
  行人就会摇摇头走开。那时候,五十块钱也不是个小数字了,他们也都是和亲人来看病的,想必也不能轻松地拿出这些钱来。
  父亲急得头上出了汗,那块表在他手里攥出了水,他不停地看着,来个人就问谁要那块表。
  终于,父亲在问了十几个人后,有人仔细看了表,问了价,就说:“你等着,我给你拿钱。”那个人走后不长时间,就拿了钱来。父亲拿到五十块钱,那个人就把表戴在手腕上,两个人一擦肩就各自走开了。
  就是当年那块表,那五十块钱,让我在医院里多支撑了几天,也就是那几天,我的生命有了转机,渐渐地退了烧,人也从死亡线上走了出来。
  多少年后,父亲还经常怀念他那块表,当一说到表的话题,就会说起那件事,还会说:“当年我那块表,是上海牌的,当时不好买,还是托朋友买来的,比现在的表可好多了呢。”
  以后等我长大了,慢慢明白了父亲的心思,就问他:那个要他表的人,是哪里的人?
  父亲却摇摇头,说:“当时没问呢。”
  我就说:“你怎么不问一下呢?等有了钱再去要那块表呀。”
  父亲却对我说了:“那时候救命要紧,谁还会有心思想着一块表呀。”
  我心头一凛:人生有时候就要面临一场选择,一场很残酷的选择。当年的父亲也是,他在表与我之间,只有选择了我。如果选择了那块表,他就会愧疚一辈子;可选择了我,他就会时常想起那块表来……
  父亲当年那块表,现在哪里?或许,它还戴在谁的手腕上;或许,它已经躺在抽屉里,独自嘀嗒作响;或许,它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父亲再也找不到当年那块表了。父亲发渐稀●张碧云
  父亲的头发渐渐地稀疏了,稀疏得就像春天那块土地里刚刚长出来的种子的芽尖,可以清晰瞥见那块棕褐色的“泥土”。
  记得小时候,父亲的头发是乌黑浓密的,就像一棵树的根须,密密麻麻,牢牢地扎根在泥土里,很威风,很凛然。一阵风来,那乌黑浓密的发总会高高扬起,似乎是在向风示威:“吹吧,你就迅猛地吹吧!”那时,我也总爱看父亲的头发被风吹起来的样子,风一吹,我就会拍着手叫着:“爸爸的头发飞起来咯,飞起来咯!”父亲笑了,摸了摸我的头说:“云儿的头发也很好看!”
  每回到了理发的时候,来到村口那家理发店,刚跨进门口,理发的张师傅就会看看父亲,然后看看我,说:“谁先来?”父亲脱口而出:“我先来!”说着就把我抱到旁边的一个高凳上坐着,而他则坐到了理发凳上。张师傅利索地把遮布围在父亲身上,然后左手拿起梳子,右手拿起剪刀。这时,张师傅用双手调整一下父亲的头部,再往镜子里看了看,然后用梳子在父亲的头发上轻轻地梳了几下,最后只听“咔嚓咔嚓”声响起,随之,一撮撮乌黑发亮的头发掉落在雪白的遮布上,那头发似乎有几分不舍,待张师傅抖了抖遮布时,它们才依依不舍地掉在地上。
  那时,我静静地看着张师傅给父亲理发,当张师傅说一声:“好勒,下一个!”父亲才站起来,贴近镜子照了照,然后再把我抱上理发凳上。张师傅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披遮布,拿梳子,剪刀……然而,直到把我的头发理完了,我也没听到那种“咔嚓咔嚓”的清脆声,我很是好奇:“爸,为什么您剪发的时候会发出清脆的剪发声,而我剪发时却不会?”父亲沉吟良久:“因为爸爸的头发比较硬……”
  有一天,我突然也想拥有父亲那样浓密且坚硬的头发,我也想在理发时能听到那清脆的“咔嚓咔嚓”声,于是,我盼望着自己快点长大,长成父亲的模样。
  然而,终于,我长大了,长成了父亲的样子了。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也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了,且风吹来时,我能感觉到,它们高高扬起的样子很威武很凛然,就像父亲当年的样子。还有,每次去理发时,我也都能清晰地听到,剪刀落在我的头发上发出清脆的“咔嚓咔嚓”声,那是我儿时的记忆,怎不让我高兴呢?
  可是,有一天,我又和父亲去理发。村口的那家理发店已经换了人,原来的张师傅变成了张师傅的儿子。张师傅的儿子也像张师傅一样,看见我们来了,于是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我,说:“谁先来?”照例,父亲乐呵呵地说:“我先来”说着就坐到了理发凳上。奇怪的是,这回,我没有听到剪刀落在父亲头发上的声音,也没有看到乌黑的头发掉在白色遮布上。我不禁仔细一看,我惊讶了:父亲的头发稀稀落落的,且满头黑发已变成了雪白!
  看着眼前的父亲,我才意识到:原来,父亲老了!回想起这些年来,无论寒暑,无论风雨,每天,父亲都早出晚归,他为了抚育我,把自己的帅气,威风和凛然一点一点地给了我,而他自己却不计成本,不求回报,一点一点地老去……
  看着,想着,泪水濡湿了我的双眸!难忘的礼物●张伟军
  在我的抽屉里,有一个红色金丝绒小盒,里面装有一块手表,那是父亲送给我的唯一一件礼物。
  父亲出生于贫苦人家,家境贫寒。1930年,20岁的父亲,只身一人闯关东。靠亲友的接济,进入哈尔滨医学院学习。求学期间,父亲生活拮据,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为此,父亲利用业余时间打工赚钱,当人力车夫拉脚挣钱,写字卖字糊口。艰辛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父亲最终获得了医学院的毕业证。
  毕业后,父亲在家乡的小镇开了个诊所,风里来,雨里去,走村串户,悬壶济世,救死扶伤。父亲是古道热肠之人,尤其怜悯贫苦人家,免收医药费,义务往诊,受到乡邻人们的爱戴。
  1956年,公私合营。父亲响应党的号召,毅然到公立医院做了一名医生。上班三个月后,父亲狠心花了120元,买了块上海牌手表。这块手表在当时可是一件“奢侈品”,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能戴手表的人可以说凤毛麟角。父亲戴着这块手表。认真履行医生的职责,遵守医院的各项规章制度,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热情为民服务,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受到人民群众的好评。
  有一次,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八点左右,父亲去菜市场买菜,发现路边有很多人围着看什么。父亲挤到跟前,方知一位老大爷晕倒,不省人事。父亲拨开拥挤的人群。迅速蹲到老大爷跟前,实施心肺复苏。“一下,两下,三下”,父亲用力按压老大爷的胸部,然后进行人工呼吸,父亲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父亲坚守黄金四分钟,奇迹终于出现了,老大爷慢慢睁开了双眼,苏醒了过来,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回家后,父亲突然发现戴在右手腕的手表不翼而飞了。“丢就丢吧,挽救了人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吃午饭时,有人咚咚敲门,一个年轻小伙子进门就说:“张医生,可找到您了,这是您的手表!”父亲接过失而复得的手表。连声道谢。原来,父亲的手表带磨损得厉害,在给老人做心肺复苏时断裂了,这些父亲全然不知。
  还有一次,一位患者术后出血,父亲顾不得吃晚饭,一直守在患者身边,并不时地看表,摸脉,观察患者的病情,止血,输液,患者最终转危为安,而此时已是午夜两点了。
  作为一名医生,父亲以治病救人为天职,想病人之所想,急病人之所急,帮病人之所需,经常放弃休息时间。半夜会诊随叫随到,每次出门,父亲必戴手表,这块手表如同听诊器一样。
  这块手表,历经风雨与岁月的磨砺,一直忠诚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虽然表带有些锈蚀,表盘开始模糊,但其“心脏”依然如故。父亲对这块手表,爱不释手,曾找师傅“检修”三次:换表带、加油除尘、保养,一直戴到他退休。
  当我考上大学时,父亲将这块手表送给了我,并语重心长地叮嘱我:“要珍惜时间,努力学习,学有所成”。我牢记父亲的教诲,顺利完成了学业。
  如今时代飞速发展,高科技产品层出不穷,各式各样的手表五花八门,且样式新颖。像父亲这块手动上弦的手表已成了古董,但我唯独十分喜爱这块手表,它饱含了父亲对我的希冀,凝聚了深深的父爱,它伴我坚守讲台三十载,粉笔无言写春秋!父亲节忆父亲●戚思权
  父亲节又快到了,我想起父亲,不禁潸然泪下——
  父亲兄弟姐妹多,从小就吃了不少苦,品学兼优的他,由于家庭贫困,虽然考上了高中,但为了给家庭减轻负担,却不得不回家务农。父亲写字非常好,算盘也相当熟练,他18岁就加入中国共产党,当了几十年村会计,参加过社教队,在当地是个有名的“土秀才”。
  我刚上班就得了精神忧郁症,父亲为了让我能继续留在工厂上班,不得不主动辞去村大队会计工作,从农村老家赶到城里,陪我一起到城里租房子居住,照顾我的生活起居。父亲每天给我烧饭、洗衣服,和我一起聊天与我交流思想,帮我制定工作生活计划,有空隙时间还带我一起去散步,期盼让我早日走出抑郁症的阴影。
  后来,我精神状态崩溃了,在精神病院治愈后,车间主任却不同意我回去上班,父亲说尽了好话,车间主任最终还是不同意。情急之下,一生好强的父亲为了他没有出息的儿子,给车间主任跪下了,求他给我上班。车间主任被迫同意,附加条件就是父母必须有一人陪同我一起上班。
  父母只好把农村房子锁起来,把家里庄稼转让给别人种,决定一起陪我上班。在他们的督促和照料之下,我一边按时服药一边坚持上班,像小孩一样重新慢慢成长,精神状态也一天比一天好。
  我那时一个月工资近2000元,妻子在家带小孩,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负担比较重。那年父亲病得虽然严重,神志还是清醒的,有的检查项目总是被他直接拒绝了。我知道父亲一生勤俭节约,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不想花更多的钱去检查,就是为了给我们节约一些过日子的钱。
  面对每天近千元的住院费,父亲没住几天就强烈要求出院。我和母亲违拗不过,只好含泪为父亲办了出院手续,带上医院开的药品回了老家,每天就靠请卫生室的护士来打点滴,维持着他的生命。病重的父亲最舍不得就是我了,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牵挂着我。
  父亲一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他只是平凡人中的一员,但是父亲的善良、勤劳、顽强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父亲的粪筐●陈瑞光
父亲的粪筐
一年四季撅在肩上
秋天割草
冬天拾粪
春天挖菜
夏天捡方便

我成为正式社员
接过父亲的粪筐
父亲再三叮嘱
丢不了粪筐赊不了本
我时常偷懒
他的嘱咐
抛在脑后

三伏天孩子脸
我在地里锄秧
突然一声霹雳
鸡蛋大小的冰雹
从天而降
我变成老天的靶子
嘣嘣嘣
头像敲鼓一样
这时我才想起
父亲的嘱咐和粪筐

从此
父亲的粪筐
变成盾牌
上坡下地
寸步不离
后来进了城
不管酒场情场
无论官场商场
父亲的粪筐
时刻挂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