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专题 > 今日平度 > 今日平度四版

5月24日4版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19-05-24【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金华山上的女石匠
      ●朱文松
      2019年正月初一下午,我登上了位于平度城东的金华山。真是爱山非独我,还有同行人。在半山腰偶遇山西东窝洛子村一人,他对着一个老石坑,情不自禁地唱了一支歌,并讲了一个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故事。
      “我们是公社的铁姑娘,
      金华山上的女石匠。
      铁锤手中拿,
      石钻明又亮,
      出大力,流大汗,
      战斗在水利工地上
      ……”
      这首歌,原名为《延河畔上的女石匠》,是1971年建党50周年前后,延安县文化馆任柏林等根据北京知青张平妮组建16人的女石匠队事迹创作的,是陕西文化局向国务院文化组报审歌曲,被收录于1972年的电影《战地新歌》中。
      大约是1975年,平度县城关公社水利“三八连”女石匠队30余人,进驻窝洛子村,在金华山上开山打石。大队部设在社员刘关成新建的房子里,队员分住在社员闲置的房屋中,有4名队员被安排在村东北角的老戴家,她们与房东关系融恰,其中一位来自大窑村,给房东捎来了其村烧制的名优产品——“光盆”。
      大队长李慧贞,是平度城南人,村民背地里戏称为“母子司令”。副大队长杨杰,“人高马大”,就是今天的“女汉子”。
      她们白天上山“出大力,流大汗”,晚上集中在大队部,齐唱《金华山上的女石匠》,改编者将原歌词改为当地名称,让唱和者倍感亲切,从而引起了共鸣,许多村民也加入歌唱队伍之中。
      1975年成立的首批10处公社文化站,聚集了一群文化精英。新河文化站创作的《胶莱河畔战旗红》,与本文歌曲可谓是异曲同工。
      金华山北的大石坑,是机械开采的,几乎劈去了半座山,若不是国家的保护政策,恐怕整座山被夷为平地了。而山西坡的几个老石坑,则是“改造自然”的遗存,不能用今天的认识去评价当年。女石匠的“铁姑娘精神”是有特殊历史背景的。
      “平度州,十年九不收”,主要是因为水患。1974年8月,一场暴雨,便有九万亩粮食绝产。“千里胶东一片红,唯有平度不过纲”。为此,1975年冬,中共平度县委决定组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专业队”,简称“农建兵团”。实行团、营、连、排、班民兵建制,每个公社编一个连,另编了一个三八妇女连。城关公社“三八连”女石匠队就是在此背景下建立的。
      奋战在一线的队员们,有“平度大地无冬天,地冻三尺照样干”的冲天劲头,治山治水,造梯田,修水库,为改革开放后的农业大丰收奠定了基础。当年所修的水库、河坝等水利设施,至今还在造福人类,因此,平度农建兵团,功不可没。女石匠们的“铁姑娘精神”,就是永不过时的实干精神。
      1976年,平度县的人民公社,由29处增加到45处,窝洛子村划归新成立的香店公社,驻扎在村里的“女石匠队”部分队员也划为了香店水利队,其中有队员蒋秀竹。
      这位队员曾有手持铁锤钢钎打石的工作照片悬挂在县国营照相馆橱窗内,可惜此照已经湮没在历史的烟云之中了。所幸,还有《金华山上的女石匠》歌曲流传。


      我和摩托车的故事
      ●郭成雪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摩托车还是奢侈品,如同当年的手机。骑着摩托车兜风很拉风、很炫酷,不像现在,家里有一辆轿车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尽管这私家车可能有的几万有的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无论怎样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了,而且有泛滥的趋势。但是90年代初的摩托车可就不同了,那时工资普遍较低,只有二三百元一个月,要养孩子、赡养老人,还要应酬什么的,每个月基本上剩不下什么钱,要购置这么一个大物件委实不容易。
      尽管如此,看到马路上飞驰而过的摩托车,心里痒得很,就商量媳妇是不是也买一辆。其实我的心思媳妇早就心知肚明,就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几乎掏了个空,花了2000多元托人从原来的某机电厂买了我的第一辆玉河50摩托车。
      这玉河50摩托车没有档位无级变速,加油就能跑,很是小巧,排气量只有50CC,油耗很低,百公里不到1升。当年还有一种叫老头乐的助力车,样子长得和自行车差不多,一个小汽油机安装在车头位置靠摩擦前轮驱动,这玉河50摩托车比老头乐略微高级一点,动力也不行,最多跑60公里每小时。当时选择这款车,很大原因是预算有限,再一个就是考虑摩托车需要喝油才能跑,油耗低省钱啊。摩托车买回来了,以前走路靠人力,现在我也可以靠机动车了,心里高兴得很,但烦恼也接踵而至,简直就是噩梦。车提回当天也不顾摩托车没有牌照,就迫不及待骑上它回老家,可是刚刚骑了不到10公里,就熄火趴窝了,死活打不着火。好歹路边有修车的,忘了花多少钱,反正人家给打着火勉强骑回家。回来就找卖我车的机电厂:什么破车啊,刚上路就给我一个下马威。人家给检查了一下,说没有问题啊。我说怎么就没有问题了?骑着骑着就熄火了,死活打不着火还没有问题?人家说我看看我看看怎么打不着火。打开开关用脚猛踩,着了,关掉开关,又踩,又着,又关,又踩,又着,如此反复多次。这不是好好的吗?
      那时候通讯不方便,我车坏在路上的时候没有跟卖我车的联系,当时也是急着回家看老人,没有多想就在路上把车让人给修了,没有跟修车店要一个凭证,当时的维权意识也不强,要是现在怎么也要在车行前面哭上一哭。既然没有毛病,车又退不了,我只好又骑了回来。
      要不说买东西一定要提前做好调查研究才行,即便你都研究透彻了,有时候还要看运气,再好的东西也有个例外,如果单单你买了个例外,那会很郁闷的,何况我买的这个东西本身质量确实不咋地,三天两头地坏,骑了不到5年时间,光修理费前前后后就花了我一千多元,关键是耽误事。所以,经济稍宽裕,咬咬牙花了5000多元换了一辆大一点的带档位的本田90摩托车。
      这5000多元的摩托车可是不一样,最关键是经过几年时间我国摩托车生产技术有了大幅度的进步,而且是合资车,机车稳定性、可靠性都有了不小的进步。新买的车除了需要按时保养一下换换机油滤芯什么的,基本上是不会坏的。就这样,我这车骑了七八年的样子,结果在2002年冬天一个晚上被人借走了,至今没有还回来,把我心痛得不得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摩托车渐渐失去了兴趣,摩托车慢慢淡出了生活,我也早已经成为有车一族了,有了这“四个轮子带沙发”的车,生活大不一样,活动半径不知道扩大了多少倍,每年开着它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感谢改革开放,让我们过上了过去不敢想的生活,很幸运赶上了好时候。


      当时只道是寻常
      ●冯天军
      偶然读到纳兰性德的《浣溪沙》词,被“只道当时是寻常”一句触动了最柔软的部分,禁不住掩卷沉思。
      纳兰性德妻子卢氏多才多艺,可惜的是“成婚三年后妻子亡故”。这首词就是纳兰性德为悼念亡妻卢氏所作。词中道出了今日的酸苦,即那些寻常的往事不能再现,亡妻不可复生,心灵之创痛也永无平复之日。其中有怀恋,有追悔,有悲哀,有惆怅,蕴藏了复杂的感情。
      人在福中不知福,这是人生的常态。当年纳兰性德与妻子赌书泼茶,也许从未觉得那就是幸福,而当妻子突然离去,才知道当年的那些平凡的生活是如此的珍贵。如果知道妻子早去,定会珍惜那些平凡琐碎的日子。
      世上有些事情,年轻的时候不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经不再年轻。有些东西可以弥补,有些东西无法弥补。父母健在的时候,我们还年轻,很少去考虑父母的感受,总以工作忙为借口,很少与父母在一起吃顿饭、唠唠家常,直到有一天父母不在了,我们才懂得,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惆怅和无奈。围城中的男女一旦有了儿女,就会把所有的爱倾注到儿女身上,生活也被柴米油盐的琐屑所代替,把夫妻之间那些细小的温存看成了多余,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全力打拼,为的是有车有房有一个体面的家。而且总认为来日方长,总以为水到渠成,可是,当命运之神突然导演了一场悲剧的时候,我们才知道那些所谓的打拼、所谓的来日方长都是一时的自我安慰。珍惜当下的分分秒秒,不忧昨日,不惧明日才是最珍贵的。
      抓紧一切你现在只认为是寻常的东西,好好地认真地生活,不要为你未来的日子更多添几分愁绪,不要让“当时只道是寻常”再成为我们后悔的借口!


      青岛致公书画院“三进”活动走进侨乡
      本报讯 5月22日,“墨彩华章·春林初盛”——青岛致公书画院优秀传统文化“三进”活动在侨乡新河镇举行,青岛致公书画院的书画家们为学校师生、居民创作作品,让大家感受优秀传统文化盛宴。
      活动由致公党青岛市委主办,青岛致公书画院、致公党平度支部承办。张凤祥、孙云层、张志钢、马斗进、朱文松、张学正、许晓斌等书画家来到中小学、企业,现场挥毫泼墨,并指导师生们提高书法、国画创作水平。     (相科)


      故乡四季(节选)
      ●孙晓东
      五月与青春
      五月妖娆地走来
      藏着尘封的青春
      窗外的羞涩与奔放
      像驿站未醒的屋檐
      一碗草叶旋转的山泉茶
      一个半信半疑的英雄梦
      春天总是匆忙地
      带着我的赞美告别
      将回忆带给四方兄弟
      他们在那里安家
      儿女像五月一样茁壮
      他们梦中的风铃响起
      马蹄声声 这是春天的解放
      老 炕
      老炕是我这辈子的
      非物质文化遗产
      童年的眼神透过南窗
      惊奇的闪电和雨水
      路过夏天
      秋分的阳光懒了懒床
      熬夜的四季梅来不及补妆
      蚂蚱菜花是十二个小花旦
      今天的颜值担当
      老炕就像深厚的土壤
      一个无风的梦
      犁开一层层有劲的季节
      (原载于《青岛日报》)
      大 雪
      使江山多俏丽的大雪中
      我在想如何为你命名
      正如洁白预示着你的前程
      默然的深流中
      你的眼神如新泉
      从没有冰封的纪元而来
      剥琢一瓣旧茧
      一声好奇的呢喃
      发问遥远旅程
      众多春花秋月
      汗水漫透的岁月 无声等待
      愿你的勇气如天马奔踏
      这沧海中的一隅大雪之夜
      是我努力给你的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