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政务 > 文联 > 工作动态

平度文学丨大城小煊 万顷花海里的一尾静风

  • 来源:平度政务网发布日期:2020-04-20【字体大小: 【打印】 【关闭】
  • 四月风起,四月日长,所有的故事在岁月马踪滴嗒中有了春的模样。花都开好了,草也绿了,只等一个有情怀有担当的你来勇立潮头,浪遏飞舟。

    疫情不是考验而是挑战,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没有人可能轻松置身事外,在平度,所有人都是整装待发的战士,所有人都是学生初进考场,彼时,大江南北,塞外海上,炎黄子孙斗志昂扬,积极投入,激情飞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从没有一个冬天能如此惊心动魄,漫长难忘,也没有一个春天如此蓬勃,惠风和畅。

    百花齐放又欣欣向荣的平度文艺界,既有大音希声的坚韧铿锵,也有小桥流水的绰约模样,热爱家乡,建设家乡,歌颂家乡是每个平度人荣辱与共的践行誓言,没有一步路是白走的,每一步都算数,过去的每一步都成就现在的你。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过去,三月赏樱花,四月嗅桃花,当下,你可愿在繁忙的工作间隙轻轻抬头,你可曾在复工劳碌里直一直腰,收获庚子一春的明丽风光?现河公园,小河口,泽山林间田陌雅春如故,眉清目秀妩媚桃花细细开,此刻暮春时节的平度,繁花次第,众生喜乐,天朗气清。荷花桥下,涟漪微动,影动金鲤,光含珠玉。双庙水库周围梨花掩映,金丝鹅柳垂帘,野禽浅唱轻吟,草木葳蕤宛若仙境。美哉平度!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春天很美,春天很短,一年之计在于斯,能在忙碌喧嚣的尘世欣赏到这份轻柔的恬淡是有福气的,翩翩蝴蝶一样轻灵的文字和着作者对童年,对亲人,对故土难舍难分的情愫,向广大读者展示了一副山高水长的平度乡村水墨画,引人遐思。请欣赏周煊散文诗——大城小煊 万顷花海里的一尾静风.


    散文诗公沙村五章

    周煊


    诗人


    很多句子在我单薄如纸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浩浩荡荡。它们太像被老来得子父母宠坏脾气的小孩。只考虑自己喜怒哀乐,不在乎别人的感伤。热恋和失恋都是培养诗人绝好的温床。前者使人忘乎所以,神游八方。后者使人心碎神伤,孤独凄凉。热恋时一朵花里藏着一颗火辣辣盛开的心脏,蓬勃美好,心花怒放。失恋时一片凋零的花瓣就是无言的死亡,静寂垂危,满眼泪光。爱一场疯一次才会知道:诗歌中真情的伤痕,和孟姜女哭倒的长城一样,又远又长,庄严苍茫。诗人瘦的多胖的少,命运多舛者多花好月圆者寡。诗人往往还没走到领奖台红地毯,就被现实无情击毙成死沉死沉的尸体,没有呼吸,更不见往日骄傲的模样。侥幸走到镁光灯下,鲜花海洋中的幸存者。常常还没等到开口,眼泪便决堤一样蜂拥而出,蚂蚱一样密密麻麻爬满破烂的衣裳。

    公沙村


    我落草时的哭声很大,满村里的梅花都被吓掉了魂魄。外婆颤巍巍去草垛后抠老母鸡的屁股,用蓝布大襟袄兜着一个带血丝热乎乎的鸡蛋,让虚弱成一团泥的闺女吃。村里到处都是梧桐树,杨槐树,合欢树。花开时节真吸引了不少俊俏的邻村少女,有的看着看着盛开的花,就被心急的后生采回家做了婆姨。村里的饲料室,是我童年的游乐场。骡子,马,牛,羊,猪,狗。都是我灵魂的小伙伴。外公经常对着牲口喃喃自语:狗的寿命只有十四岁,却比人与人的情意更长久呀。马像表哥一样驼着我漫山跑,骡子像表姐一样内秀且安详,边绣花边给我讲鬼故事。牛与羊,外公外婆一样善良到,经常眼泪汪汪看着我上窜下跳,生怕我受伤。猪和狗,日日和我在村前村后捉迷藏,在我找不到它们着急的时候,忍不住跑出来好心叼着我被风吹落得花衣裳。当我觉出村庄太过狭隙时候。我长成了俊俏的大姑娘,长大了的我,当然异乡做了故乡,只是此后几十年再也没见过比公沙更美的地方。


    母亲的禁忌


    母亲说:落下的头发一定要随风扬走,在地上被人乱踩等于咒自己一辈子是人下人。母亲说:脱下的牙齿要扔在有燕子窝的屋顶,可以让你终生快乐安宁且志存高远。母亲说:不要从人家晒的裤子下过,尤其是已婚女人的,否则你将永远受制于人。母亲说:过年过节不能说不吉利的话,更不能哭泣。属龙属虎的人不能婚配。走过古力盖子要拍拍衣服,呸上几口去去晦气。清明吃鸡蛋端午吃粽子菊花黄了贴秋膘,做月子要喝老母鸡汤。越娇贵的小男孩要穿女孩衣服起个畜生贱名才好养活。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母亲跟着行医的父亲,万水千山走遍。明白的道理,知道的秘密,遵守的禁忌,比天上的星星还多,比草原上的花朵都数不清。但她?依然没能过好她的一生。这?应该怪谁呢?


    闭上眼睛听


    只要还继续热爱生活,我就会不断受伤。你的语言可以是蜜糖甜到发腻,也会变成匕首刺我眼泪汪汪。就像床前明月光,可以用来发誓仰望思念故乡,也可以消愁求助甚至与人共话凄凉。月亮很远你很近,我能在水里拥抱月光,却不能在现实里为你揩拭睫毛上的秋霜。小区白色流浪猫,曾有黑色公猫追星逐月高调猖狂。公猫在某个清晨走失,不知被聪明的人类剿灭,还是趁风高夜黑与谁私奔。大腹便便的白色流浪猫悲痛欲绝,在血泊与呻吟里,将情缘与孽缘的种子拼命娩出。闭上眼睛听:流浪猫竟然在每个花好月圆之夜,肆无忌惮,哭它的苦楚唱它的愁肠。


    下雨的时候


    下雨的时候,我在窗内读诗。你在窗外等我。雨下得很疾,像无数不眠的相思夜晚,总是在我心扉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我读诗的声音很大,想告诉你隔壁屋里只有我一个人,且在自言自语。最后你忍不住敲门说来避雨,如麻雀寻找干燥安全的屋檐。我说可以,你就湿漉漉的鸟一样飞进巢里,满眼都是火辣辣的期待。我还在窗口读诗,下雨的时候最容易想心事,尤其是过往伤心事。于是角落的红伞成了我们的宠物。伞,遮蔽了这一季阴晴的故事。



    周 煊

    青岛作协会员

    简介:笔名小煊,自幼在部队大院里长大,喜欢读书,小学三年级开始写作并投稿,作品最早发表于《小葵花》,由于多年业余时间笔耕不辍,作品后来陆续在《今日平度》《青岛日报》《青岛早报》《青岛晚报》《银星报》《齐鲁晚报》《辽河》,《平度文艺》,《时代青年》,《平度视窗》,《南方周刊》等刊物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各种体裁文章约600多篇,2现供职于平度一家金融部门。现为青岛作协会员,中国金融协会会员。